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情了。

有次我在醫院裡拖地,這時約診的病患來了。我請他先填好病歷資料,我一邊拖地一邊觀察狗狗的情形,過了一會開始看診,我請飼主把狗狗先放在診療桌上,然後開始說我剛剛觀察到的事情,還有確認狗狗目前的問題(其實電話約診時,通常已經大概知道狗狗的情形)。


於是我開始說明可能的診斷,還有為了確診等下可能需要的檢查跟治療。結果主人說:「我們還是等王醫師來再說好了。」

我突然正經起來地說:「不好意思,我就是王醫師本人。」


也許是我看起來比較年輕,還是因為我剛剛在拖地,主人說以為我只是醫院打掃的助理。
當下我才能夠理解我助理的心情,因為我偶爾會聽到醫院的助理跟我抱怨,剛剛打電話來的飼主,態度不是很友善。我說我幾乎不曾遇到這種情形,本來我以為是助理想太多。原來才發覺,這是地位不同,所看到的世界不同所導致。


雖然我們醫院的助理有時會狀況外,不過醫院裡大大小小事情,都是透過我的意志在執行工作,對外不論身分,他們也都是代表醫生。

如果我們醫院做的不好地方當然要改進,我也常常釘助理們說,怎麼剛剛會那樣說話?記得要說請,對不起,謝謝,還有路上小心。但同時將心比心,我想我也必須要幫他們說句話,他們都是未來的醫生,不是弟弟妹妹或小姐。


--胖子進不去盒子
10519645_797445380305601_8645586505449654709_n  


--

十塊錢的距離


最近有連鎖燒烤店推出10元免費吃大餐,在事前就已經造成話題。然而事後我們還沒看到好評,卻看到大批沒排到優惠的人,對著店家破口大罵。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去年台北往宜蘭的免費公車,那時商家即使發出了兩萬張優惠卷,仍然不敵貪圖便宜的人潮。


還記得去年的這時,台灣爆發狂犬病嗎?當時為了防堵疫情,各地方政府紛紛祭出免費施打狂犬病疫苗的政策,各地的預防針施打所萬人空巷,大排長龍。當時要求同時施打狂犬病以外傳染病預防針的動物醫院,被偷拍側錄,說發國難財。


當時政府官員號稱預防針的施打率達到多少,就可以防堵狂犬病疫情擴散,目前施打率也已經達到多少多少了!還信誓旦旦地說:兩年內要讓台灣從狂犬病疫區除名!


大家聽了,笑笑就好,但這是我們發自內心的苦笑....


今年已經到了施打預防針的季節了,電視台,民眾間,防疫所,大家好像都忘了該施打預防針了。全台灣的動物醫院並沒有見到時間到了該施打預防針的寵物。而狂犬病,依舊還是在。因為大家都在等免費的預防針。


藉由免費活動吸引到的,到底是人潮還是真正需要的顧客?


--


全世界的醫療都是昂貴,台灣因為有健保,所以很多人濫用,很多人誤以為醫療是廉價的。比起周遭的國家,甚至是對岸的中國大陸,獸醫療的水準雖然比不上台灣,但他們的收費卻是遠遠高於台灣。


廉價吸引到客人的道理,沒有一個醫生不懂,但有越來越少的獸醫師願意作賤自己,或者累死自身,因為唯有提昇自己的技術與能力,才是生存下去的工具。


台灣獸醫圈雖然小,但卻充滿著許多專業的學會,除了公會以外,還有獸醫外科醫學會,內科腎臟醫學會,小動物臨床研討會,醫盟,新北臨床獸醫師協會,台灣臨床獸醫師協會,以及各地的讀書會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各位可以去問問醫生,有多少人晚上看完診還要趕著去上晚上十點到凌晨兩點的研討會,有多少人一個禮拜只休息禮拜日一天,但那天也捐給了研討會...

--
10562675_792968454086627_104863020482050632_o  

今天脊椎手術後十天的摩卡回來醫院拆線複診,我心血來潮拿了一個十元硬幣跟傷口比較。說:「看,沒錯吧,傷口比十元硬幣還小。」


這傷口還算是大的,因為摩卡是做兩個腰椎間盤,動到三個脊椎。如果只有一個椎間盤需要開刀,傷口可以更小。比起教科書上,其他國家獸醫師開刀的畫面,狗狗背上動輒二三十公分長度的傷口,我們的傷口非常小。


而教科書上說手術最長可以連續開三個椎間盤而造成不影響,我們目前最長的記錄是連續五個椎間盤。


而這十元硬幣的距離可不是只有傷口大小的差別。傷口小,手術的時間短,本來要五六個小時的手術,只需要一兩個小時即可完成。傷口小,所需要的復原期自然變短,也就不需要大量的止痛藥。傷口小,感染的可能性大減,也就不用吃高量的抗生素。傷口小,住院期間可以縮減,復原時間也明顯地縮短!對於醫療資源的浪費也可以減少,同一個時間醫院可以治療的病患更多。


但這十元硬幣的距離並不是一蹴可及,而是經過幾百次手術的寶貴經驗,透過一次又一次脊椎手術的檢討與改進而來,精準的定位並不是金錢可以換得而來。

不過,不知道台灣人懂不懂得專業的價值,還是只是依舊貪圖便宜。前幾個月,醫院附近開了一家日式連鎖餐廳,剛開幕的時候,去了好幾次都已經完售,到店家門口時只看到店員在門口一直道歉。

最後有一次我們「終於可以排隊」,等著等著,突然有個騎腳踏車路過的阿桑,突然停車問我:「你們在排什麼?是有免費的嗎?」我笑了笑,阿婆你不懂這排隊的價值,誰說排隊一定要靠免費。

過了幾個月,我昨天經過店家,還是大排長龍,懂得商品價值願意排隊的人,還是大有人在。

--

1941536_781429448573861_2541134840326405528_o  

貓咪跟人真的好像,你看得出來貓咪怎麼了嗎?
狗狗貓咪因為長期離開野外,跟人一起生活,同時因為醫療發達壽命延長的緣故,有些疾病都與人相同。


這隻貓咪叫做妹妹,主人說他發覺最近這一年來貓咪的體重逐漸下降,但其實他的胃口很好,每天也是正常吃喝,但就是吃不胖。甚至體重一路從4公斤降到2.9公斤。



檢查時看貓咪的神態,緊張,無法安靜,聽診心跳過快,削瘦。我跟主人提議,驗一下甲狀腺素吧。


今天報告出來,確定是甲狀腺素過高。
雖然目前尚不知道甲狀腺素過高的原因,不過暫時含碘量比較高的食物,如小魚干兒都要禁口囉~~ ^^
如果家裡貓咪愛吃魚干,也有吃不胖的問題,最好讓醫生檢查看看是否是內分泌出問題了喔!

ps:黏黏表示:為什麼他都吃不胖?



--


10363656_758355890881217_1947638016372538689_n  
並不是只有公狗才會得到疝氣喔!


狗狗常見的幾種疝氣有:臍疝氣,陰囊疝氣,會陰疝氣,鼠膝疝氣等等。股三角(圖右上箭頭指處)是個神秘的地帶,本來就存在一個小孔讓通往後腿的神經跟血管通過,但如果是脂肪,腸道或膀胱從這裡跑出來,叫做鼠膝疝氣(圖左上箭頭)。


疝氣的治療其實沒什麼,把腸道,膀胱,脂肪推回去腹腔,縫合破裂口就好了。但....鼠膝疝氣不一樣...縫得太少,狗狗只要一用力吠叫,膀胱跟腸道就又跑出來回不去了。


縫得太多,如果影響到經過股三角的動靜脈血流,手術後隔天,就準備看到金華火腿一隻...........


線材的選用也是學問。因為疝氣多半是因為肌肉或韌帶不夠發達,狗狗又喜歡大力吠叫或者跳躍等,使得腹壓過高,導致腸道從疝氣孔擠出而產生。由於它並非撕裂性的傷口,所以如果使用可吸收線材縫合,一旦線材融解,狗狗沒有改變生活習慣,一叫疝氣孔即會再現。


所以一般縫合疝氣時,有些醫師會使用不可吸收線縫合肌肉,有些醫師會修剪部分組織,以增加它們的癒合合度,有時要治療比較大的破孔時,則會使用Mesh縫合。


治療鼠膝疝氣時有個重要的細節,要將疝氣囊修剪並縫合,然後推回腹腔(下圖左右中),如此可以減少疝氣復發的可能性,但以後也要盡量避免狗狗愛叫的個性,否則下次疝氣可能會從其他地方跑出來..




--

10420242_754608057922667_5443635901827037249_n  

狗狗的睪丸跟母狗的卵巢一樣,在胚胎期一開始都是在腎臟的後方。在媽媽肚子裡隨著胚胎長大,會逐漸往後,最晚在出生的一個月內會掉到陰囊,如果出生超過六個月蛋蛋還沒有掉入陰囊,則幾乎不會再掉下來了,則稱為「隱睪症」。


隱睪症因為可能遺傳,所以有隱睪症的狗狗不建議繁殖,而且消失的蛋蛋容易變成腫瘤,所以一般醫生都會建議,及早將消失的蛋蛋取出並結紮。


隱睪可能處在的地方,從腹腔到鼠膝皮下都有可能,腹腔隱睪是比較難處理,需要開腹手術。有些醫生會使用超音波定位,我們醫院會先找到連接睪丸的精索,以索找蛋,可以縮短找尋的時間,也只要小傷口即可完成。


上圖上面的蛋蛋是陰囊裡的正常蛋蛋,下面則是腹腔隱睪,狗狗出生時,要先摸一下他們的蛋囊裡有幾顆蛋蛋喔


--

整理老照片時,發現了這兩張照片。他們是我大學時臨床討論的病例,左邊的狗狗叫做小黃,右邊的叫做Leo,他們是王樣動物醫院的原點。轉眼間大學畢業已經十幾年,開業在下個月也即將滿三年,又到了我們醫院慶祝週年的時候了。
1959486_748589445191195_5933349356323024047_n  


--

10174851_735582763158530_5985327256982236934_n  
感動到快要哭出來!

在脊椎手術當中,最危險的一個步驟,是在手術過程很有可能會誤傷到一個稱為「靜脈竇」的地方。而且因為靜脈竇位在看不到的地方,通常是出血了,我們才發覺已經傷到了靜脈竇。

一旦靜脈竇受傷,很容易會引發大量的失血,而且這個地方因為緊靠神經,不能使用電燒止血,也無法壓迫止血。靜脈竇出血的問題,一直是脊椎外科醫師的一大難關。

以往比較好的方式是使用吸血海綿,也有醫師使用自體肌肉,但是仍然需要花很長的時間與功夫在止血。

大概從兩年前開始,我發覺我們醫院在脊椎手術時很少會發生靜脈竇失血的情形,所以手術很順利大多都可以在一個半到兩個小時內完成(同樣手術在教學醫院,可能需要好幾倍的時間)。我一直以為這是因為運氣好,手術中沒傷到靜脈竇的緣故,直到今天我才恍然大悟!那不是幸運阿!

上個月,有日本講師來台灣演講脊椎腫瘤時「人工脊椎置換手術」的講題,席間有台灣的醫師問起靜脈竇的問題。日本講師說,他也很少遇到靜脈竇出血的情況。

今天騎車的時候,我一邊想著手術過程,突然眼前一片閃亮,因為突然我開竅了!我們醫院脊椎手中沒有遇到靜脈竇出血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在打開脊椎時,多了一個書上沒提到的步驟,而就是這個步驟阻止了靜脈竇出血阿!!!!!

不知道日本講師是否也是使用這個方式,所以在將整個脊椎取出時,也沒有引發靜脈竇的大量出血。

總之,很開心發現一個新世界,昨天四級癱瘓脊椎手術的U咪,手術後三個小時也大概可以走個幾步囉 ^^



--
10341425_744309912285815_2408763873595842527_n
這座牆,被叫做「哭牆」。

小時候長輩曾跟我說:他覺得人生中最悲慘的事情,是可救之人卻無醫可救,所以最好的職業就是醫生救人。最近去東部時找到了這座矮牆,讓我又想起了這段往事。

這個地方在花蓮,一個稱為「豐田移民村」的地方。台灣東部過去因為四周高山險峻,近海又有暗流,不管是走陸路或者海路,都較西部難以抵達,以致人煙稀少,醫療缺乏。從清朝開始,花東曾經有過幾次艱難的開發..

1913年,也就是一百年前。當時臺灣仍處於日本殖民統治時代。如同開發北海道等殖民地一樣,日本政府鼓勵內地農民移民台灣,前往當時仍然相對處於蠻荒的花東開墾。豐田移民村的成員主要是來自九州跟四國的鄉下,總共分成森本,中里,大平三個部落。

哭牆的故事,就是源自於這個艱困的時代。

大概在二十年前,有一位日本老婆婆跟著旅行團來台灣東部旅行,旅行期間老婆婆一直問導遊,可不可以帶她去找一個地方。導遊拗不過老婆婆的苦苦要求,於是帶著他四處探訪,最後在文史工作者的協助之下,老婆婆來到了豐田移民村。

老婆婆說:「這是他小時候住的村落。」(現今名花蓮縣壽豐鄉豐坪村)

老婆婆在村子裡走著走著,回想著小時候在花蓮生活的記憶。突然,她在一面牆前面停了下來,不停地啜泣起來。

老奶奶哭著說:「我終於回來了,這裡是我的家!」

一旁的眾人不知所措,等老奶奶情緒比較回復之後,她才緩緩地說:「當年他的父母被分派到花蓮屯墾,某一年他的媽媽懷孕即將臨盆,但那天因為父親剛好外出工作,來不及聯絡上醫生,媽媽最後難產過世。父親回到家時,看到已經過世的媽媽,悲痛不已。於是在未乾的水泥外牆上,用手指寫下他們家的姓氏「田原」,作為紀念....

老奶奶說:「這面牆上,還留著我們家的印記。」她指著牆上,竟發現牆上的「田」字,經過了幾十年,仍然清晰可以辨識。

後人於是把這面牆稱為「哭牆」。

1945年日本戰敗之後,這些日本移民陸續被遣送回日本,結束了短暫的移民村歷史。闊別五十年,當老奶奶再次回到豐田移民村時,以前的舊家,只剩下這一堵牆。

--
大概十年前我環島時曾經來過豐田村,沒找到哭牆。這次特地尋尋覓覓,牆上的田字依舊,只是人物已全非..也許再過幾年,這面牆也會逐漸傾頹,而消失在歷史當中吧。



--
  

1173598_699526853430788_295221673_n  

在醫院裡遇見 對動物有愛的平民天后 徐懷鈺


這個禮拜我們醫院有個特別的病患,是一隻十五歲的羊GiGi,他因為老化的關係,椎間盤退化破裂變形,導致後半身輕癱,經由其他醫院轉院來我們醫院接受治療。


更特別的是,他的主人竟是我小時候的超級偶像徐懷鈺。在我們醫院,常常有名人藝人來看診,不過說實在的,因為我的認人功夫很差,加上家裡已經超過十年沒有電視機,又在日本住了五年,導致現在新的藝人我根本認識沒幾個。平日在醫院我常只專注於生病的狗貓,通常是事後經由助理告知,我才知道剛剛來的人是誰?


而這次徐懷鈺是我認出來的,因為她是我這個年代的當紅藝人。


GiGi後來在我們醫院脊椎手術開刀治療,這是我們醫院第一次幫羊開刀,十五歲也創了我們醫院脊椎手術病患最年老的記錄。(之前的紀錄是十三歲,整體手術的最老病例是17歲1,7公斤)


年紀十五歲,等於人類76歲,在人都會考慮是否要手術。而徐懷鈺因為本身頸椎也曾經開過刀,所以她知道脊髓壓迫所造成的疼痛有多痛,所以我想她很愛GiGi,不希望他繼續痛苦,於是決定幫他開刀,取出壓迫脊髓神經的破裂椎間盤。


GiGi的手術在上個禮拜實施,手術非常順利地將壓迫脊髓的椎間盤物質取出。手術後GiGi的情況恢復良好,原本因為本體感覺喪失所導致的拖行,在住院的幾天也隨著復原情況慢慢好轉。而且手術前GiG原本i凶悍的臉,在手術後表情也變得柔和許多。


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這個月開刀的愛妮,愛妮原本是一隻非常凶悍的狗,主人都稱它為「食人花」,因為她雖然很可愛,但也會出其不意地狠咬撫摸她的人,脊椎手術過後,我發現愛妮的眼神突然柔和許多,也與人親近許多。原來,之前的武裝是因為脊椎的疼痛所導致。


GiGi住院期間,徐懷鈺每天會來醫院探望,果然是稱為「平民天后」,她與人非常親近,完全看不出明星的架子。住院期間也有很多有相同經驗的飼主遇到她,與她分享脊椎癱瘓照顧的點滴。剛剛才發現,其實這幾天很多路過我們醫院的路人,也發現徐懷鈺在我們醫院。這張照片是我們在幫她過Candy Crush前拍的...照片有經同意使用於FB。


GiGi今天晚上出院回家了,看著他越來越好,大家都放心了。現在他們應該是在回家的路上,祝福GiGi跟徐懷鈺未來的路,也會走得越來越好 ^^



--

2014年 颱風來前的臺北

0B8A6907.JPG 0B8A6911.JPG 0B8A6913.JPG 0B8A6915.JPG 0B8A6920.JPG 0B8A6922.JPG 0B8A6925.JPG 0B8A6928.JPG 0B8A6930.JPG 0B8A6931.JPG 0B8A6944.JPG  0B8A6948.JPG 0B8A6951.JPG 0B8A6955.JPG 0B8A6956.JPG 0B8A6960.JPG 0B8A6965.JPG  

l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