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個禮拜心情彷彿是洗三溫暖,一方面看到平安恢復了健康的動物們,一邊則是看到生命的無常..

醫生不是神,也贏不了神的旨意。

有時候我們贏了,那只是上帝願意放開手。但常常,主會執意帶走一些生命。

但那不是無情,而是因為,他們此生的任務已了。接下來,他們還有其他的任務.. 

 

 2   

她是王醫師的筆友,西西阿嬤。


西西阿嬤是我們醫院的鄰居,是一位退休老師,年近八十,但是從娟秀的筆跡可看出受過良好的教育,她說他是高中美術老師。


她獨自一個人住在麗水街的巷子裡,養了兩隻快跟她一樣老的西施。回想起來,西西阿嬤第一次來醫院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們醫院剛開幕沒多久。有天下午,西西阿嬤帶著血檢報告書,還有一隻奄奄一息的西施犬進來我們醫院。她是西西的媽媽Lucky,血檢報告書上腎指數非常高,嚴重脫水,腎衰竭..X光片上,可以看到兩側的腎臟理都有巨大的結石。


當日立即安排Lucky住院輸液治療,但很不幸地Lucky還是在隔天的下午六點二十離世。


雖然沒有救回Lucky,但西西阿嬤喜歡上我們醫院,也許是因為信任,也許是因為不容易找到耐心聽他說完病例,並用紙筆溝通的醫生吧?因為西西阿嬤有嚴重的中聽,只能靠紙筆,還有肢體動作與她溝通。


過了幾日,西西阿嬤帶著家中另外一隻西施犬,也就是西西來我們醫院健康檢查。


年老的西西也有嚴重的身體狀況,一樣有腎結石,肝臟指數異常ALKP 2300,白內障,全口牙齒幾乎都快掉光....從外觀很清楚地看得出來,也已經到了風燭殘年。不過,在藥物控制之後,西西的情況一直很穩定。每個禮拜幾乎都會看到西西阿嬤出現在我們醫院門口,拿西西的肝臟病藥跟眼藥水。就這樣過了兩年多...


直到最近,阿嬤來醫院時身上總會有莫名的傷口與貼布,我想問卻又不敢問。這幾個禮拜阿嬤來醫院的次數變得異常頻繁,開六天的藥過了兩天又來拿,我才發覺有異。阿嬤說西西不吃不喝,又吐又拉,很倔強。她很擔心,而她自己身體也不太好,也需要看醫生,開始預想不太好的結果...


有一天她進來我們醫院時,因為當時我們都在手術室開刀沒人幫他開門,阿嬤在進門時不慎摔倒,當下才知道原來阿嬤身上的傷都是這樣來的...西西當下也受傷了,我安排西西住院,但阿嬤總是不放心,到了晚上又會跑來看他,說要帶她回家。我原本說不行,因為西西的情況實在不樂觀,但阿嬤說了句:「我想讓他在家裡走..」


心軟了,於是讓他回家。結果,隔天阿嬤又匆忙地帶著西西來醫院,因為情況變得更惡化,在吊完點滴之後,西西情況稍微穩定,但其實我跟阿嬤應該都有相同的不好預感。
昨天西西阿嬤又帶著西西回家,早上上班時,我在醫院門口發現了這張紙條...


這應該是我跟阿嬤最後的筆談了,他說要幫西西做天主教的喪禮儀式。離開醫院時,看著阿嬤推著空蕩蕩的推車,一手拭著眼角的淚光,走在喧鬧的車道上,卻只能感受到無聲與孤寂。


西西請安息吧,也請大家多多關心,在我們周遭的獨居老人們。

 





最近開始學著把一些資料做成影像檔, 希望以後有一天,可以在學會上發表這些奇妙的醫學經歷。 

    


只要後腿還有知覺,就還有恢復健康的希望。


這是我們醫院最近的癱瘓病例。在我們醫院目前的統計與追蹤中,四級癱瘓的狗狗手術後恢復的比例是95%以上,平均恢復的日期在7-10天,癱瘓級數三級以下的狗狗,恢復的比例是100%。


Money就是一典型的四級癱瘓例子,四到七歲,長毛臘腸,習慣雙腿站立,跳躍,爬樓梯等等,都會增加發生椎間盤突出的風險。以前這類疾病發生時,我們只能靠針灸以及藥物減緩狗狗的疼痛,但如無改善很多狗狗會被建議安樂死。所幸醫學的進步,四級癱瘓目前已經不是絕症,絕大⋯⋯部分的狗狗都可以獲得良好的治癒。


目前醫學的極限在五級癱瘓,指的是後腿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的情況,有些狗狗在測試痛覺時會縮腿,必須要區分那是有意識的,或者是屈膝反射。如果是椎間盤突出所引起的五級癱瘓,在24小時內開刀還有五成的恢復希望,Baby就是其中一個幸運兒,雖然已經11歲了,但他很幸運地在手術後,後腿很快地恢復知覺。手術後的第8天,主人說突然發現Baby自己走出籠子了^^ 真是太棒了,恭喜你們 ^^


但是,如果是因為外力壓迫,如墜落,車禍,重壓,敲擊,施虐等等造成脊椎的骨折或者錯位,脊髓神經受到壓迫甚至斷裂所導致的五級癱瘓,如果後腿的痛覺已經消失,目前我們還沒有明確有效的治療方式....所以,請好好善待他們的腰....

 



  

狗狗的視界跟我們不一樣,因為我們比較高,所以對於迎面而來的車輛會較狗狗早察覺,理所當然地會提早避開提防。但狗狗的視界比較低,當他們發現車輛靠近時,車子已經非常接近,所以帶牠們出門散步時,請務必小心! 

, , , ,

l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