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接下來要說我的大學生活。


   
我在台灣只唸過一所大學,就是台灣大學。台大是一間好學校,也是我認為自己此生唸過最好的學校。好並不是在於它的排名,或者是學術地位,而是我在那裡的五年之中,學到了許多人生哲學的思考方式。

    就讀台大期間,一直讓我很感動的一件事情是,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不論是高山或是海洋,不論是達官顯要,還是在台灣最貧窮弱苦的角落,總可以看到台大人的身影。在我周遭的台大人,普遍有一種以天下為己任的胸懷,即使不被注意,也默默地在為台灣更好的未來而付出著。雖然今天在上頭作亂的,也幾乎都是台大人
一個學校對於整個國家的影響力之大,這是我前所未見。比之如一樣是舊日本帝大的東京大學、京都大學或者是北海道大學,這些學校在世界上的學術排名都遠高於台大,但她們的學生卻不曾給我有過這種感覺。
 

    那年我在台中考完大學聯考之後,在搬回家之前,我將所有參考書跟資料推到街上的一家舊書攤全部賣掉,結果只換得兩百塊錢。那時我心裡想,原來我的一年青春跟二十萬的費用就只剩下這兩百塊,於是我發誓此生再也不要這樣為了考試而唸書。在台灣的學生,幾乎都避免不了大學聯考這一關,王樣也很討厭聯考,但我沒有勇氣像當年某位的建中學生一樣,當個拒絕聯考的小子,相反的是我選擇征服它,利用聯考制度追求自己想要的夢想,利用這個制度找到自己未來的出口。

    那年我回家之後,又跟高中死黨一起上山去了中橫的梨山打工採梨子,每天很辛苦地,從一大早開始採收梨子直到深夜。下山之後,我把掙來的錢拿去買了我人生的第一台單眼相機。
19979月大學開學之前,王樣隻身北上台北,那年淡水捷運還沒通車,我只能拖著一箱行李跟新相機,從台北火車站搭著0南公車到台大。

    那是我第一次到台大,直到現在,我彷彿還記得那天的新生南路,還記得路旁那一排白千層。我拖著行李從台大正門穿越椰林大道,走了半個小時之後,終於抵達位在長興街的台大男生宿舍區。原本我被學校安排的寢室應該是在其中最破舊且有大便男出沒的男一舍,但我敲門,應門的學長說他不想搬宿舍,並且幫我找了男三宿舍的空位要我搬過去,於是我又拖著行李走到男三,但卻得到一樣的回答,接著又跑到男七,最後直到半夜,我終於搬入男五
116這間寢室,而且一住就是五年,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顛沛流離」(誤)。

    寢室裡其他三個室友,其中一個是來自嘉義的阿吉,阿吉是我大學的第一個朋友,也是第一個好朋友。新生入學那一天,除了很像兒歌的台大校歌以外,我對入學式的印象全無,只聽到某位學長說一般台大人只有入學跟畢業兩次會聽到台大校歌,要好好珍惜。新生典禮的旁邊有社團博覽會,那天陽光很曬人,每個社團都想盡辦法要拉新生入團,我走過台大啦啦隊時,啦啦隊隊長一直要拉我進啦啦隊,但我想到要一天到晚要扭腰撐著人家屁股,漢草不夠好的我於是連忙拒絕。最後,我跟高中一樣加入了攝影社,因為攝影對我來說有無可比擬的魅力。大一的下學期時,更是陰錯陽差地加入另外一個社團:蛋研社,這不是研究蛋的社團,而是學如何做蛋糕餅乾的廚藝性社團,所以別懷疑,王樣會做蛋糕 XD,因為這個社團裡有很多正妹,所以直到現在還是台大超熱門社團的樣子。PS:乖乖虎蘇有朋據說也是蛋研社的。

l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現在的景氣似乎真的是差到一個極致,連遠在日本的王樣也感受到了,因為前幾天我打開電腦的信箱時,收到好久不見的台大來信。平常學校只有要募款時才會想到我們這些校友,不過與其拿錢給你去造橋鋪路蓋花園,我還不如拿去吃碗湯咖哩。但這次收到的信件的內容,卻是台大說要盡社會義務,提供免費的課程給失業待業的人上,以幫他們做為提升競爭力之用。

 

        我想起以前台大有一個講座,叫做「我的學思歷程」。課程的內容是請許多台大的大教授或者校友,聊聊他們自己是怎麼走到現在這一步的。王樣的人生規劃裡,從來沒想想到當一個大學者,我只是一個平凡人,不過我覺得我自己過去十五年的讀書歷程應該跟很多人不一樣,也許可以說出來讓一些迷惘的人找到方向。

 

        王樣從來不是一個很會唸書的人,小時候甚至可以說是野孩子,對我爸媽來說,應該是跟「出去像丟掉,回來像撿到」一樣。我小的時候只拿過兩次獎狀,一次是國小一年級時的第三名,另外一次是國小三年級的第一名獎狀,這兩張紙還有幼稚園畢業證書,直到現在還貼在我的舊家,我爸媽的臥房的牆上,因為王樣直到國小還跟我爸媽睡在一起。他們是我讀書人生最開始的三張紙,雖然我一直以為我會一直拿獎狀然後貼滿整座牆壁,但直到最後,這座牆上還是只有三張紙....

 

        國中時代我已經忘了自己拿了幾張獎狀,也許數量超過十張。但是我一點也不開心,那是因為我國中念的是放牛班,跟其他同學比,王樣根本不用念書也可以拿到前三名。也許現在的人已經不知道甚麼叫做放牛班,在我們班上,有人吸毒,有人打群架,還有一次歷史老師在前面上課,後面在打架@@還有一次集體霸凌一個胖胖的女生,我永遠忘不了一個男生飛踢那個女生的畫面。考試作弊寫小抄的,路上有人走過從樓上吐口水的就不管了,我們班上的幾個流氓,連全校最兇的班導也管不了。有一次,好像是同班同學互相搶一個女生,搶輸的一邊不爽約對方放學釘孤枝,結果偷偷在竹竿裡放鐵條,另外一個人就被打到住醫院….阿,放牛班的事情說不完啦,即使經過了十幾二十年,我不認為情況已經改變。

 

        至於為啥王樣會在放牛班裡?這說來話長,也許有人聽過「常態編班」或者「十年教改」,王樣的那個年代就是教改剛開始的時候。那時候的國中,幾乎都會將各校的縣長獎議長獎集中在一起合成資優班,資優班擁有許多資源,腳踏車停車場就在教室對面,我們則是要走上十幾二十分鐘。師資是最強的,每科都是由最會教該科的老師來擔任的,因為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升學。也許被被污染,資優班的教室區域還跟其他班級區隔開來,B段班的學生要靠近會先經過訓導處,隨時被監視著,這是我第一次發覺人生是有階級的。

 

       我們的學校分成A段班跟B段班,A段班又分成兩班A-1跟一班A-2,王樣是在A-2班。當年所謂的常態編班,就是把A-2拆掉丟到B段班,然後從B段班拉一些成績好的到原來的A段班。我一直以為,常態編班應該是整個全部都拆散重新分配,但事實上並非如此,這是我第一次發覺,人生不是大家想得那麼簡單。

 

        於是我到了B段班,教室的生活就是之前說的那樣,不過後來大概是因為太愛打電動玩具,王樣的眼睛逐漸變差,教室黑板的數字我越看越模糊,因為眼睛不好,於是我搬到教室的最前面坐,從此看不到後面啥光怪陸離的景色,在那樣的班級,就算不唸書我還是每學期一樣拿前三名。

l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